薛干爹的一次性内裤

梦想着有一天能不写文和我cp一起当个音乐博主颐养天年,开学后甭想在工作日看到我。

求正主给同人留条活路○| ̄|_

跳着圆舞曲的猫:

????

爱吃奶糖的奶糖:

有点慌,有点害怕

家有双萌:

刚FBI小伙伴发现的小秘密……

薛之谦你是不是有病?西服里头裸着套个大链条?

够了,服了你们俩……

各位 ,狗粮好吃吗?

(ノ`⊿´)ノ

图源水印❤️❤️


战争与爱情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太太给我写后续了诶!!!疯狂表白 @怀石逾沙。 太太,真的写得超棒的!

怀石逾沙。:

内裤大大居然要我给这篇写后续…颤抖接下,我觉得我狗尾续貂,情节混乱和ooc都是我的锅,缩成一团道歉。请不要打死我。 @薛干爹的一次性内裤 献唱一首于心有愧。……
双特工,abo设,智障,年龄差注意。
易感期是看过的ABO文设定,类似A发情期,对信息素高敏,交配欲强。没有O的发情期对生产生活的影响严重。
被永久标记的O信息素不会影响他人。
请先点击看得我心旌摇曳的前文

-1-
     会议室的长条桌坐满了人,独独副局长的位子是空的。当事人全然不顾汪涵几记眼刀,继续混在他的下级里,还又往张伟那边挪了挪,眼刀也分他一半。作为一个安守本分的下级,张伟无比想跟这位划清界限,只好在桌子底下朝薛之谦小腿肚踹一脚,记录本上也多了三个字。
     “你有病”,他写。笔尖在纸页点了点,又补上一个卯足力气的感叹号。
     薛之谦不以为意,低着头笑。汪涵清清嗓子,扫视会议室一周。“散会之前大家注意一下,以后不要乱换位置,再这样我要出面的啊。”
     准备离开会议室的人群稀稀拉拉地冒出些笑,可不得他出面,副局长带头不守纪律。张伟一推桌子要去追局长,走廊里又一次凭空冒出个挡路的薛之谦。
     “我要交任务呢,您借光行吗。”张伟懒得打架,索性抬头翻白眼。
     “我是副局,交我一样。”薛之谦朝他伸手,张伟猛往后跳一步,语气全然无视人好不容易摆出来的架子。“忙着呢你有话赶紧说!”“你注意一点哎张伟,我是你上级。”他皱着眉伸手要拦人,“叫副局。”
     “不叫。”
     “叫哥哥也可以。”
     “……傻逼。”这个称呼勾起张伟不怎么美好的回忆,又扣了些和薛之谦拉锯的耐心。“我真有事――”他看着薛之谦的眼睛,突然亮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薛之谦还没反应过来,鼻腔里就多了些发甜的味道。绿茶。
     信息素带起他对张伟眼神声音和触感的一连串回忆,处于易感期的Alpha瞬间焦躁起来,声音也拔高一截。“你不要命了?!”“傻了吧你,你都标我了,谁闻得见我信息素。”张伟嬉皮笑脸地拍他肩,又一缩胳膊躲开薛之谦要抓自己的手。易感期的A焦虑而有强攻击性,但这也让他们的动作急功近利露出破绽。于是张伟不光抓住空挡跑走,还能在逃跑途中朝薛之谦做鬼脸。“还性别压制,Omega不能治你了?”
     反将一军的快感让他笑个没完,到追上局长也还是满面春风,汪涵忍不住多看他两眼。“捡钱了啊张伟?”
     他赶紧收起相当不严肃的笑容。“没有啊局长,我踩狗屎还差不多。”

-2-
     张伟没和局里提他被标了这回事。就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副局长对他偏爱有加,当事人还是决定保留些隐私。抑制剂照发他就照打,薛之谦很快发现端倪,考量再三还是忍不住在工作时聊了私事。
     “你发情期呢?”
     正给两个人装枪的小孩儿抬头瞥了他一眼,出奇的没发脾气。“打抑制剂过了呗。”
     “怎么不找我解决?”
     薛之谦话一出口反应过来,标准的Alpha发言,这孩子不知道又要怎么跳。可张伟还是没炸起来,枪转了半圈,拿枪口对着薛之谦塞他手里,面不改色地糊弄。“哎好的,下次肯定找您帮我打抑制剂。搭档嘛。”
     他好像学精明不少。薛之谦抓着枪想,金属上还带了组装者的体温,手指便下意识又多施了些力,但脑子里旖旎幻想的主角只留给他一个忙碌的后脑勺。

     张伟还没搞清楚。
     孤A寡O出事了可以理解,被永久标记不大好理解,自己日渐削减的敌意完全没法理解。他只好一次次提醒自己对薛之谦最初的印象,衣冠禽兽流氓败类。他不光没生气,脑子里闪现那位气急败坏的表情时还自己冲空气笑起来。
     他的问题开始从“喜不喜欢”变成“承不承认”了。

-3-
     “局长……”薛之谦在局长办公室的沙发上瘫软,“他不理人我怎么道歉啊?”
     汪涵目不斜视,举起搪瓷杯喝茶。“你自己出事自己不知道?”
     不知道。薛之谦把浅色头发揉成乱蓬蓬的枯草样,叹了口气。起因是组织非常关怀底层人民,容易发生正面交锋的任务张伟越接越少,比如最近这个窃取情报。还没长开的特工单枪匹马混进大厦,了事又翻上楼顶,就看到瑟瑟发抖的整个接应小组和面色铁青的薛副局长。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个任务?”
     “你知道干吗。”张伟一脸莫名其妙。
     “我是你……”薛之谦在上级和Alpha两个词间转了几秒,最后生硬地改口。“搭档。”
     “这又不需要搭档。”张伟露出孩子气的不耐烦,成功构成挑衅。薛之谦全然不顾在场其他人,上去扯着他领子咬牙切齿,仅有的理智让他把后半句话摁成气音。“你能不能上心一点?你是我的Omega,凭什么瞒着我?”
     张伟还是被点着了,猛推他一把。力道超乎想象,薛之谦往后推了半步,抬眼对上恶狠狠的眼神。“你可别真把自己当回事,这儿Alpha多得是,你只能算赶巧。”

     关系好像一朝回到解放前,张伟还是那个发着狠要揍他的,呲出未成形獠牙的幼犬,薛之谦还生不起气。自己说的话确实不好听,如果把“我的Omega”换成“我的下级”都会好得多,何况他本来想说的那个词是恋人。
     越想越生气,老年人局长还在晃悠悠喝他的茶,到他放过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汪涵才看他。
     “张伟要回自己住处,没走多久。”

-4-
     看见张伟背影的同时,薛之谦深知他又欠了老狐狸一顿好的。这暂时不能列入考虑范围内,他必须赶在张伟进屋前――
     “我来得及修改措辞吗?”
     张伟回头,诧异停滞一瞬就换成一副恶声气。“来不及,回你屋去。”“哦。”薛之谦点头,上去从张伟手底下抢门把手,意料内挨了一胳膊肘。“干吗你,我说回你屋!这儿我的!”“还你的啊?”薛之谦笑,一抱胳膊靠上门,堵死了门锁。“我觉得里面还有我的信息素。”
     小孩儿的耳尖开始泛红,还是不乏恼怒。“薛之谦你别碍眼行吗,赶紧滚回去不然我这会儿就抄刀子了!”“我错了我错了,我尊重你准成年人的独立人格好的吧?”薛之谦举起两手示意投降,信息素弥漫得倒是毫不含糊。“但是你说我赶巧我很伤心哎。”
     “……伤你妈!”张伟觉得手腕乏力,一个Alpha对其它Alpha释放信息素约等于资源抢夺,对Beta约等于地位压迫,对Omega就约等于……
     我想和你来一发。
     就在自己身后这间屋里,痛感和快感纠缠折磨了他很久,眼前金边眼镜一脸人畜无害的人就是罪魁祸首。张伟狠狠给了自己下唇一口提醒尊严问题,第二句脏话吐了一半就突然被抓着手腕转了个身,面朝副局背朝墙。
     “别骂了。”薛之谦盯他,“我觉得我爱你。”
     对仅触摸过喜欢皮毛的人来说,这句话是成人世界的重磅炸弹。被眼神锁死让他很不自在,被信息素劈头盖脸包裹着更不自在。张伟不安分的扭动着试图逃出Alpha的控制范围,结果只是被钳得更死。“薛副局我们有话好好说,松开我要么进屋,走廊影响不好……”他咽了口唾沫,薛之谦的视线就跟着喉结的细小凸起滚了一个来回。
     “我记得你吻技很差。”他突然开口,眼里浮现成人意味的调侃,手从张伟后颈处往上,触到发线的一瞬间扣着吻上去。小孩儿往后一仰脑袋,连薛之谦的手一起在墙上磕了个结实。薄荷烟味随主人化为乌有的耐心爆开,张伟手不知道怎么搁,人也没处躲,只能愣睁着眼由薛之谦来吮他的舌,再翻搅着舔一遭。
     “闭眼。”薛之谦还他说话的权利,搭在他腰上的手捂了一下那双小狗眼又回去顺腰线往下,话语黏着水声,从张伟耳垂的触感传过去。“学会没有?进屋做给我看。”
      “不行……”张伟抬手狠狠抹一把嘴,一顿折腾也没能把他眼里那种闪着光的,不温顺的东西去掉。
     “你还没问我爱不爱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