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干爹的一次性内裤

梦想着有一天能不写文和我cp一起当个音乐博主颐养天年,开学后甭想在工作日看到我。

晚安~

@奥 做个好梦。

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就跟打架一样,谁也不服谁。心里头惦记的春宵一刻值千金早跑到九霄云外去了——现实是他们拳打脚踢到凌晨两点还是没能绝出大抱枕的归属权,一对儿奔四张的大老爷们儿在黑夜里争得面红耳赤七手八脚,只差一个和事佬。

“三八线知道伐?”薛之谦喘起气来就跟在肺里架了台风箱似的,边说边把张伟的两只手爪从大抱枕上面扒拉下来,“谁也不抱不就好了。”

抱枕被竖起来放在中间,就像以前睡混间儿的时候给架个帘子一样,神神秘秘的。张伟觉着挺新鲜,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一是不肯服软,二是真的累了。于是两人规规矩矩躺好,一人一个枕头一床毛毯睡得比埃及艳后还要工整,

“晚安。”

张伟听见薛之谦戴眼罩耳塞的窸窣声,就好像流水线上给薯片封袋儿似的。他睁着眼睛等薛之谦来亲他,结果对面一点儿动静没有。也不知道在跟谁犯倔,张伟就是不肯睡,梗着脖子瞪着他薛好像要给瞪出个窟窿眼儿来。

他薛的下巴和嘴被厚实的“三八线”给遮住了,开的大双眼皮也给那眼罩遮起来,就剩给他一个鼻子,他就借着窗户外边透进来的一点点光看。薛之谦睡觉靠鼻子吸气,鼻翼轻轻地一动一动,这时候张伟老师终于打心底里说了实话——他薛真是好看,他薛世界第一好看,哪怕只有一个鼻子那也是灵光四射艳压群芳。

张伟发誓他只是想凑近点看一看——他用打娘胎里到现在最最缓的速度翻了个身朝左,又把枕头轻轻拉到身侧压住。

嘴也露出来了,薛老师可真好看哪我天,张伟想。他困得要死又舍不得睡,睁着眼睛数起羊来,三只羊还没凑够一盘麻将呢,薛之谦的脸就突然一下子戳到他面前,

“胃又疼了?”

“没没没没——”

张伟急着否认,又突然噎住了说不出话,嘴一秃噜张口冒出来一句说,我我我就想抱抱你。

“抱呗。”薛之谦没忍住“哧”一声笑出来,费了点力气才把张伟连人带三八线扯进怀里,下巴搁在他出了汗还没干的头顶,

“你抱枕头,我抱你。”

评论(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