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干爹的一次性内裤

梦想着有一天能不写文和我cp一起当个音乐博主颐养天年,开学后甭想在工作日看到我。

留桥爸

。:

〔一个片段〕


01


“我想干个大的。”


“你可别逗了,干什么呀?”


“不知道呢,你帮我想想?”


02


以江南足道馆为核心辐射两公里以内,斗鸡圈的扛把子薛之谦肯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彼时扛把子本人年方二五,人生巅峰来去匆匆,年初伴着第一场雪找到他,夏天说走就要走了。


那天热得像是打天上往下掉火球,地成了个大灶,灶上锅里呼噜噜把人像煮开水似的往顶上汆。他跟往常一样抱鸡出门。


“鸡腿,你兴奋兴奋,一会儿要上场呢。”


鸡腿是薛之谦给他家这只将军鸡起的名字,亲自起的,连他表妹出生都没这待遇。


薛之谦手上抹着丁点儿猪油想方设法往鸡头上胡撸,头顶两撮毛油光瓦亮,气势冲天。


哥俩往闹市深处扎,错身而过诸多摩肩接踵形容不了的热闹。有多挤呢,反正他俩手护着鸡,两步出去鸡毛上的油无影无踪,一半给他右袖子,另一半更是不知何处去。


没来由地,鸡突然叨他手指头。薛之谦一个卡壳,瞪它就要骂。


炮*弹就是这时候掉下来的,瞄准不远处的窝*棚,炸了。一个眨眼的功夫街上人就只剩一半了,真一半,全须全尾的就他一个,别人都成了或大或小的肉块。街道就这么成了块大砧板。四下里看看,脚边掉着个壮汉的脑袋,目眦尽裂,他动动地方,脚一碰上圆脑袋原地滴溜溜乱转。


是个秃头。


薛之谦保持了冷静,就算他心里发毛也不好使,憋着,赶紧回家。家就是薄脆似的一筒子楼,一切劲儿大的打击都扛不住,他清楚得很却还是要去。这从侧面说明了十岁的他有多没主意,傻乎乎,跟冷静尚且差着几百发各色炮*弹的洗礼。


他抱着鸡按原路回去,一路上被人前后左右地定住瞧,看热闹似的,瞧他满身满脸的血跟肉沫,也可能是瞧他怀里那只叨他指头的鸡。


薛之谦也低头瞧鸡,说你撒嘴吧,别叨了。


鸡不听,不仅不听它还闭眼。


他激动起来说话前要舔嘴唇,这就导致一个大意啃了一嘴血。拿袖子抹完又连呸几口,血腥味儿去了,他好像又尝见了肉膻。


回家路上他仔细留心着,最后发觉哪儿哪儿都挺好,日子还是那个日子,顶多有点儿风言风语人家打着哈哈就过了。后来他看了当时官方的卷宗,才知道那次全城就掉了一颗炮*弹,以闹市口为界,里头横尸遍野,外头歌舞升平。


为什么找上他了。他想过这个问题。


随机,十五年后一次行动当中跟他接洽的副官是这么说的,当时他们想得很简单,就想找个人多的地方弄出点儿动静好完成任务。早前这场行动的主要策划人后来因故降职跟副官当上同事,共享一个办公桌。薛之谦听完就盯着副官那张四十来岁惨遭中年危机屠戮的长方脸发呆,好像有些东西被打破了,与此同时有些新鲜冒出头来的,隐隐约约吓了他一跳。那张无甚表情的脸越是平板便越发垂坠,两颊哆嗦起来的样子让他想起了老太太松垮的乳房。薛之谦没敢长久地看下去,总觉得是对自己已故的奶奶姥姥有些不敬。


能去分辨敬或不敬已经是比较高级的考虑,只能在满足了基本需求之后出现,有饭吃才行,能吃上越好的饭考虑起来越有余地。十岁的他肯定不能也无暇想这些,毕竟首要的,他得把他爸找回来。


当时在家等了五天。到现在他也能记得很清楚,抱着鸡进家门是下午五点,五天之后的下午六点二十,有人前来敲门。不是他爸,是替他爸送信儿的。


男人,三十来岁,风尘仆仆,杂乱的短头发让他的脑袋像颗坏菠萝。门开以后他没急着说话,而是往屋里跑一眼,瞧过了才定下心来似的,理了理外套领子。他的棕红色灯芯绒外衣裹满灰土,浸饱了汗。薛之谦微垂着视线落在他倒数第二颗金属纽扣上,上头是老鹰的浮雕,鹰喙磨得溜光。


我是你爸的朋友。他说。


薛之谦没吭声,从上到下将他二次看了个遍。


你爸去西京了。他又说。


“我知道,他每个礼拜都去。”他瞧了会儿他下巴上的青硬胡子,皱起眉头,“你谁啊?”


西京——


“啊?”


——给炮弹轰了。


我出来了,你爸说要去买趟东西就落在后面了。


不过你也别害怕,我不是说他确切出什么事儿了。


薛之谦没吭声,他留意对方一连说了五个“了”,这个字就像是个语句里的混子,哪儿都有它,顶没用不说显得还敷衍。


他觉得这人在搪塞他。


但他没接着往下问。他满腹狐疑,说,你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是你爸的朋友,做生意认识的。他说,我是西京人,不常过来,上次来你才一岁,我还抱过你呢。


薛之谦没想别的,主要是记性不好因而无从怀疑,他连去年怎么遇见他家鸡腿都说不太清楚,遑论九年前被谁抱过。


一岁有多大?他姑家的小表妹就一岁,土豆似的圆脑袋,稀稀拉拉的头发,跟隔壁六十好几的刘大爷一模一样。


倒不是怀疑小表妹跟大爷有什么关系。看着有关系的很可能相互独立,貌似八竿子打不着的却能够暗通款曲,私自以一种对一切人物严格保密的方式建立着联系。


比如来送信的“抱过他”的叔叔,送完信却不着急走,而是让他去倒杯水,说自己为送句话跑了一路,渴得很。


他就去了。等他端着杯子再回来,门已经给人关上。跟他学过的行过善举事后拂衣去的故事统统不一样,叔叔还在屋里,甚至更往里站了站,见他倒水回来也不接杯子。他迎着薛之谦过去,手搭在裆口,扬点着下巴笑问他:
“你看我这个皮带扣,喜欢吗?”


只能说真正的危险往往毫无预兆,而这直接导致薛之谦的斗鸡事业彻底早夭,伴随他生活的绝大部分,像个纸团布满了被动而无可奈何的褶子,彻底失去了希望。


02


“干什么呢,你家这鸡行不行啊,行就开局啊倒是!”


“上油呢,别吵吵了!”


“嘿你这什么破玩意儿啊还上油——这么着,你给我这个数,”他伸右手五指张开,“我一个小时给你攒一个新的。怎么着,妥不妥?”


说话的是个红头发小年轻,圆脸尖下巴,耷拉眼似是而非地瞪着,没睡醒似的散漫又像是精神过了劲儿,神情里有些转瞬即逝的躁动不安。说要上油的老板想损他一把,却眼尖瞧见他外套里头露着的衣领边子,黑领子上下分镶一圈红绿绣线——他一眼就知道这是特异部队,惹不起也就没敢吭声,鼓捣就把手里的轮子鸡扔地上,它一落地转悠两圈,自个儿悄自无声地奔着竞技场的红圈去了。


到最后老板手底下这点儿活儿也没鼓捣明白,刚修好的轮子鸡碰上另一只立马挨揍,挨得可狠,人家装了钢板的前胸一路不停往前硬撞,眼看它就要瘪膛——


“干什么呢!聚众du博啊!带你们回去吃lao饭好不好啊!”


人堆外头突然扔手雷似的往里扔了这么句话。听见的都知道是治an队抓赌搞业绩来了,没二话,钱也不拿撒腿就跑,剩下还站着扭脑袋四处寻摸的要么耳背要么傻,或早或晚反应过来也都跑。


只有红头发一个与众不同,他看着好像特别冷静。其实他是想跑来着,怎奈天生四体不勤,反应慢了半拍,再醒过味儿来胳膊腿全都不听使唤。


他被逮了。手kao铐上凉得他九月初大太阳底下就是一个哆嗦,这下总算把眼睁开,他大惊失色——


嚯,这他妈是真铐子?


……哟,这人怎么恁白啊?


趁着治an队小白脸铐上红毛那一眨巴眼的功夫,老板弯腰把方才众人下注放钱用的白布拾起个儿来,沉甸甸一大包抱上就要溜。小白脸往前一个跨步作势要追,给他吓得仓皇逃窜,钢蹦儿纸钞撒了一地。


跟他铐在一块儿的红毛被扽得踉跄,他却没再追,原地站住,开始警觉地四处张望。红毛这才觉出不对,治an队什么时候改单独出勤了?


果不其然,这人看四周围都鸟干毛净,二话不说当即蹲下。


他捡钱。


红毛看呆了。小白脸不消回头也知道,特冷静地问他,看着呐?看美了吗?


红毛不稀罕张嘴,就回一“哼”。


“看懂了吗?”他却偏过脸大大方方一笑,抖起手里票子哗啦啦响,“多好,钱。”


“你等会儿吧你,”红毛挺不满意他的得色,“你到底干嘛的啊?冒充治an队可是能要你命啊我告诉你!”


“谁说我是冒充的,”他回身捡了红毛脚边的,又眼尖瞧见远处有张大票半埋在土里,就探身往前去够,谁想另只高高举起的手却凭一条铐子被对方拴马似的牵制住了。他不客气,使劲扽一把,弄得红毛这个脚软身颓的险些栽倒,“你往前点儿,够不着啦!”


红毛可不干,叫叫嚷嚷地:“有完没完了?”


“完了完了,最后一张——”一扽,下半截还留在土里。他叹口气,没说话,抖楞一沓钞票,抽几张塞红毛兜里,其它的揣自个儿兜里。也不知打哪儿掏出钥匙来,他就把手kao给解了,先解对方那半边。红毛冷眼看着,心想连副kao子都怕人拿,可是太鸡贼了。


他想的没错,鸡贼,他俩都鸡贼。


“别跟人说,这算我给你的封口费。”


“我有证据,回去就能告发你。”


他俩同时发言,威胁相互抵消,小白脸十分不解。


红毛看出来了,先解释,你jun号儿就在胸口别着呢,完事儿眯起眼来照着念,56340——


人给捂上了。


“——74191,别忙活了,我都背下来啦。”


小白脸警惕地放下手,盯住他:“你想怎样?”


他伸手出来,说:“见面儿分一半儿。”


要钱,那好办。小白脸没含糊,一沓子捋平了按照高度打中间一分两开,左手的递出去。红毛就接了,还说——“多好,钱。 ”


士可杀不可辱,对方老大的不忿,说:“下次见着躲远点儿,手底下可没准儿!”


“没事儿,”红毛反倒笑了,“我记不住脸只记名儿,要不您报个名号,我以后听了就跑还不行吗?这么着,我先自报家门成吧——我张伟。”


远处两间板房后头惊起枪声,当即小白脸俩手就搭在腰间枪套上了,脸更白一度。张伟清楚看见他先前是动了动眼神的,也要张嘴,一切却均被打断。他听说附近有流民生事,只当是夜里,没想到这青天白日的——


小白脸没看张他一眼多余的,转身便去了,直逼着四扬的火药味。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