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干爹的一次性内裤

梦想着有一天能不写文和我cp一起当个音乐博主颐养天年,开学后甭想在工作日看到我。

【智障】和平与发展

说过不写后续的我打脸啪啪啪。

也是送给 @葛格 的小礼物喔,谢谢葛格能画出这么棒的画。文笔有限啦,希望你喜欢,啾啾你❤

特别鸣谢 @怀石自野。  @瞻彼淇奥 ,还有帮我添了足足三个字的 @信悠巨巨

请配合葛格全世界最棒的图食用

BGM可以试一下这个

顺便贴上前文一

再贴上前文二

双特工AU,ABO世界观预警。

金丝眼镜薛×未满十八岁大年龄差预警

重度ooc预警

万字一发完,有明显性 爱描写

敲碗等评论

————————————————

    1.
薛之谦接到汪局电话的时候把杯子给碎了——老狐狸在那头幽幽跟他说,张伟联系不上了。这次怎么算都是他的失职,这小孩儿是他的下属他的搭档还是他的omega,哪怕失联了也该是他薛之谦第一个去找,而不是等汪涵来告诉他,还连累好好一只杯子。

风风火火问了地址就拿了枪出门,连跟局座的道歉都省了。地址报出来他就知道这会儿一秒钟都是容不得耽搁的,张伟要是落到那群人手里,

他根本不敢想。

薛之谦气得捶方向盘,巨大的声响除了给他添堵之外半点用没有了。两分钟之前张伟的接应小组告诉他说他们已经足足三刻钟没联系上张伟,小组长声音抖得不行地跟他交代,说张特工说要是让薛副局知道了,就一枪把他们崩了。

张伟算是吃准了他,要是薛之谦知道了说什么也不会让他来出这个任务,更别提一个人来。变装舞会,毒品流通人命交易,他一个Omega ——

2.

薛副局长头一次在没跟张伟一块儿出任务的时候挂了彩。他带着一票人直截了当把对手的小据点直接打穿了,手上多了很长一道口子,眼睛整个都血红的颜色。他第一回没控制住自己的信息素,辛辣的气味扫荡了整个走廊,一地的尸体让他看起来像个十恶不赦的撒旦。

信息素在他踢开最后一个房门的时候全数收敛,里面和十秒之前走廊的血腥截然不同——他的Omega被绑在催眠椅上安安静静地睡着,旁边还坐着个穿着白大褂的,看起来死了挺久,手腕上的血流了一地。

薛之谦抱起张伟就往门外冲。

3.

“只是催眠,还有第二人格唤醒。”郭雪芙舒了口气抬起头,“效果就跟吐真剂差不多吧,就是暴露的是他的深层人格,比吐真剂再烈一点。他要是骨子里是个杀人狂的话你大概是活不过今晚。”又低头看看穿得像个洋娃娃的年轻特工,吐着舌头笑出了声,说真的要不是薛副局长满身是血地把人抱进来,郭雪芙还真以为这是他们俩的小情趣。

钱枫来敲门的时候郭雪芙脱了白大褂,混着薄荷的绿茶味道很淡地飘起来,聪明的医生适时止住了话头,“总之好好享受吧副局,我要下班啦。”

4.

绿茶味儿猛地冲出来的时候薛之谦一个急刹,幸亏是大半夜路上没了什么人,要不然准得出事。打了个弯儿把车停在路边,薛之谦才敢转身去看副驾驶,“你他妈不要命了?”

“咔哒”一下解安全带的声音,薛之谦剩下的责骂就全给堵了回去。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他们第五次接吻,前面四次都是他主动,其中三次与其说亲吻不如叫撕咬更为合适。这是他的小搭档头一次主动朝他索吻,吻技进步不小,叼着他的下唇一下一下舔,带起细小的水声。小搭档乖巧地闭上眼睛,睫毛软软地从他脸上扫过去,他前所未有地温顺,小狗儿似的呜呜咽咽嘟囔薛之谦的名字,绿茶气味不要钱地往外漏,撩得薛之谦裤腰带儿一阵吃紧。

小孩儿莫不是又发情了?这不对吧。

这跟大张伟平时可太不一样了。

薛之谦一下儿福至心灵,想起头会儿郭医生的话来,她说这催眠的效果跟吐真剂差不多?

“总之好好享受吧副局。”

他拍拍张伟让他安静坐好,说我们先回家,然后转过去把车开到飞起,满脑子都是上次大张伟把他关在门外之前问他的那句,你还没问我爱不爱你呢。

5.

被催眠了的小特务比平常安静不少,叫薛之谦抱着走到家都只是勾着他的脖子直愣愣看着他一个字都没说。薛之谦胸腔里的快乐一阵一阵涌出来,但无论如何还是火气占了大多数,气他几次三番拒绝自己,气他出任务总是不和自己说,气他竟然穿成这样出现在别人面前还差点回不来,气自己都已经把他标记了还是拿他没办法。从他看见张伟的衣服那一秒起这把火就越烧越旺,到现在他自己都分不太清怒火和欲火哪一个占上风。张伟在他怀里两只手勾着自己的脖子,头上的兔耳朵耷拉下来一下一下从自己脖子里扫过去,薛之谦的左手揽着他的背,小孩的骨架还没完全长开,背脊不宽,背后绑带交叉着把束得不可思议地细,下摆的蝴蝶结被薛之谦松松地握在手里。他的腿弯让右手兜着,大胆的小特务在小洋裙下面穿了深棕色的丝袜,两条细长的小腿被制服鞋坠得一晃一晃,薛之谦的手一紧,五指就陷进他大腿的软肉里面去。

o(*////▽////*)q

晕晕乎乎的时候他听见薛之谦跟他说话,说了很多,断断续续的表白和一本正经的许诺。还有很多对不起,说对不起你还这么小,我不该……

张伟在他说完这一句之前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嘴角,笑着看对方把话吞回去才开口说,我不嫌你老,你放心。

薛之谦一下子被他逗笑了,心里存着的那点儿担心终于打扫干净。他抱着张伟坐起身子,说我带你去洗洗。

“不要。”

     张伟蜷进薛之谦怀里,后背上多出一只手的温度。

“你再抱我一会儿。”

他又不安分地哼哼起来,拱来拱去不知道想找个什么位置。薛之谦眯着眼走神,一手有一下没一下拍着背一手去抚他发尾,在张伟一连串没意义的哼声里长出一口气。他头上的兔耳朵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那个发旋就在薛眼皮底下蹭来蹭去,薛之谦伸出食指去戳。

“张伟,你爱不爱我?”

“哎呀你烦不烦人啊……”

小孩埋在他怀里嘟囔,呼出来的热气打得他心里暖呼呼的,

“都说了多少遍了,我爱你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行不行!”

黑暗里有人扬起一点点笑,另一个摸着黑凑过去,奶狗一样用鼻尖胡乱去蹭,终于好好的找到地方贴上了唇。一样的弧度贴在一起,呼吸黏在一处,有倦意满出来。

此心安处是吾乡。
   

FIN

提前祝张伟小盆宇生日快乐越长越高~

撒花🎉🎁🎂

评论(55)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