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干爹的一次性内裤

梦想着有一天能不写文和我cp一起当个音乐博主颐养天年,开学后甭想在工作日看到我。

【薛大】战争与爱情


婚姻登记一周年贺文

先别往下看,盯着标题十秒钟猜我写的啥

你猜我写的啥

嘿嘿

这几行是在干嘛

我也不知道

你慢慢翻吧

大薛日快乐





来吧

预警:ABO世界观
             双特工AU
             金丝眼镜薛×奶球年龄差设定
             介意就别看

        1.

        分化结果出来的时候,张伟把整个房间砸了个稀巴烂。

        从小到大邻里乡亲都夸他是“与众不同”,是少年天才,注定是要成为一个站在少妇链顶端的人间精品A,嘚吧嘚的说得他自己也深信不疑,就等着哪天分化了能纸醉金迷风流成性把种子播撒向春暖花开的大地。美好理想今时今日被一张化验单揉成草纸摔在地上还用力踩上两脚,一点儿情面都没给他留。

        推书架推到一半儿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他是怎么给选进情报局的呢?
多新鲜啊,他们这些等着分化完了接着冲锋陷阵的苗子哪个不是万里挑一的身体素质,他一个Omega,八年前是哪个不开眼的傻逼给他弄进来的?

        “哎我操!”一本辞海从书柜里掉出来狠狠锥在他鞋面儿上。

        得,看来这不开眼的得是老天爷他本人。

        2.

        汪局找人来请他的时候张伟情真意切地抖了一抖,忙里忙慌把房间拾掇好又整理了仪容仪表才往局长办公室走。

       废话,这时候不卖乖还等下辈子呗,Alpha扎堆的情报局里出了个史无前例的Omega,他是去是留还不全看上边儿心情。这份差事他倒是无所谓了,关键他到现在为止半辈子都在学着杀人取情报的行当,去了外边儿不得活活饿死。

       对,张伟悄咪咪攥了攥拳头,得留下来。

        3.
   
        等了好一会局长才进来,得是刚办完事回来,他利索利索手脚麻溜儿上去把礼帽风衣都从人身上扒下来往衣帽架上挂,一面转过头笑出一脸褶子,

        “汪局,您找我?”

        “看你的意思是想留下来是吧,”汪局老神在在往椅子上那么一坐,张伟心里头就跟着那么一颤,听见一句“坐”,屁股直愣愣往椅子里掉。

        “局局局局局长我内个……”
  
        “留下来可以,”汪涵解了两颗马甲扣子点上烟,看了看面前这个自己带了八年的孩子,停了個把分鐘瞪得張偉小腹一緊

        ——“但得给你配个搭档。”

        张伟一下子松了口气,心想配个搭档您脱什么衣服,还行还行不是皮肉交易就成。赶紧满口答应下来,“谢谢汪伯伯。”说完狗狗眼眨巴眨巴着一瞬不瞬地盯着人看,

        “内搭档……”
 
        “薛之谦。”

        “副局?!!”

        “对。”

        4.

         薛之谦从没见过这样的Omega。

         一个才刚分化还没成年的小孩,第一次见面把他打得挂彩,就因为自己不小心说了一句“你只是个Omega”。

        “Omega他妈怎么你了!”对面的奶孩子像条呲牙咧嘴的小狼狗,拿着啤酒瓶照他门面掼过来,脸上带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戾气,

        “再怎么也比你这小白脸强我操!”

         最后还是逼得薛之谦不得不把信息素放出来,上一秒还张牙舞爪的小朋友儿一下没了力气,拳头敲下去跟棉花似的,哼哼唧唧让人扛回了家。

        薛之谦把他丢在床上,临走之前还撸了把他的头毛,

        “这就是性别压制,小朋友。”穿着西装三件套的副局长走了,脸上还挂着彩。

        留下小奶狗窝在被子里头哭了一夜。

        5.

        打这之后张伟没给过薛之谦一个好脸色看。
       
        搭档是组起来了,上任务的时候还能消停,一下任务没有一刻安宁。

        薛之谦从当特工到升副局一路兢兢业业,在碰上张伟之前从没出过大差错。当第五次因为跟一个小孩儿干架进了医院他终于忍不了了,拉出汪涵的微信给他发过去。

        “不就输你一顿酒吗局长……我请回来就好了嘛……报复心怎么这么重啊你……”

        汪涵回给他一个微笑,没话了。

        操。

        说来说去汪老夫子最后也没给他们换开,就这么剑拔弩张地对耗着,一直到张伟的第一次发情期。

奶球要化掉啦

没猜到吧

没猜到就给我评论

一周年快乐,我爱你们。

评论(104)

热度(399)